<code id='4l9b'><strong id='4l9b'></strong></code>
    <acronym id='4l9b'><em id='4l9b'></em><td id='4l9b'><div id='4l9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l9b'><big id='4l9b'><big id='4l9b'></big><legend id='4l9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4l9b'><div id='4l9b'><ins id='4l9b'></ins></div></i>
    <dl id='4l9b'></dl>

        <ins id='4l9b'></ins>
        <i id='4l9b'></i>
        <span id='4l9b'></span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4l9b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<tr id='4l9b'><strong id='4l9b'></strong><small id='4l9b'></small><button id='4l9b'></button><li id='4l9b'><noscript id='4l9b'><big id='4l9b'></big><dt id='4l9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l9b'><table id='4l9b'><blockquote id='4l9b'><tbody id='4l9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l9b'></u><kbd id='4l9b'><kbd id='4l9b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星星峽的傳說故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  由甘肅進入新疆要經過星星峽。星星峽並非峽谷,而是隘口。它是由河西走廊入東疆的必經之處。素有新疆東大門"第一咽喉重鎮"之稱。星星峽是雄踞於絲綢古道上的險關要隘,四面峰巒疊嶂,一條S形的山路蜿蜒其間,兩旁危巖峭壁,大有"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"之勢。對於新疆人而言星星峽就是一堵院墻,過瞭院墻就算是出疆瞭。
              從嘉峪關門出城,城外就是古人所說的西域瞭。在內地人的眼中西域永遠是一片荒蠻之地。自古以來,從內地走出的漢人習慣瞭儒傢文化文雅恭謙的氛圍。他們走出隴西高原,進入河西走廊,當滿目的荒涼進入視野,便會感懷各種去國離鄉的愁緒。"羌笛何須怨楊柳,春風不度玉門關"."勸君更進一杯酒、西出陽關無故人".
              過去,星星峽是寫成帶反犬旁的"猩猩峽",後來才改寫成天上星星的"星星峽".
              這其中還有一個美麗的傳說。
              唐朝初年,樊梨花帶兵征西,她在西涼國大破番兵之後,隊伍便直驅西域邊關。這西域守關的大將,青面獠牙,生得十分險惡,原來是一頭猩猩變的。這頭猩猩說起來也是頗有來歷的。那是樊梨花在東北守邊的時候,在陣前俘獲瞭薛丁山,她與薛丁山成瞭親。
              接著她活擒瞭表兄白虎關的守關大將楊藩,楊藩又被其義子薛應龍處死。後來楊藩轉世後,名叫舒寶童,總與樊梨花做對。舒寶童原是猩猩轉變,生性兇惡狠毒,他能使六把柳葉飛刀,驍勇無敵。樊梨花本是黎山老母的弟子,智勇雙全。經過幾次交戰,舒寶童抵擋不住樊梨花,被樊梨花一槍挑於馬下,樊軍得以長驅直入西塞。為瞭紀念這次勝利,將士們提議把這個關口起名為猩猩峽。
              後來為啥把反犬旁去掉呢?
              原來這星星峽山上,有一種上好的瑩石,每到夜晚,這些石頭就閃閃發光,遠遠看去好像天上無數的星星在閃爍。酒泉城裡有個人,帶著馱隊到高昌國做生意路過這裡。夜晚,他發現這閃光的石頭,以為是寶,便讓手下人裝瞭幾口袋石頭馱回酒泉城,找來玉石工匠將這些石頭做成白色的高腳酒杯,進貢到長安,引起瞭不少文人的雅興,寫瞭好多"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飲琵琶馬上催"之類的詩句。
              正因這夜光杯出瞭名,再者石得名星星石,山得名星星山,山之峽亦取名星星峽。由此"猩猩峽"便改成瞭如今的"星星峽".
              如今,進入新疆星星峽前的馬蓮井就有一座樊梨花廟。在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東部六十多公裡的老伊梨,原來也有一座樊梨花廟和碑,69年珍寶島之戰後被蘇軍搗毀瞭。 在新疆南北很多地方都能看見漢唐的古烽火臺。
              而千百年來,作為新疆的門戶,星星峽的地位也時興時衰,其功能逐漸由軍事要隘變成瞭進出新疆的陸路交通樞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