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rpxru'><div id='rpxru'><ins id='rpxru'></ins></div></i>

<i id='rpxru'></i>

<fieldset id='rpxru'></fieldset><dl id='rpxru'></dl>

<code id='rpxru'><strong id='rpxru'></strong></code>

  • <tr id='rpxru'><strong id='rpxru'></strong><small id='rpxru'></small><button id='rpxru'></button><li id='rpxru'><noscript id='rpxru'><big id='rpxru'></big><dt id='rpxr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pxru'><table id='rpxru'><blockquote id='rpxru'><tbody id='rpxr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pxru'></u><kbd id='rpxru'><kbd id='rpxru'></kbd></kbd>
    1. <acronym id='rpxru'><em id='rpxru'></em><td id='rpxru'><div id='rpxr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pxru'><big id='rpxru'><big id='rpxru'></big><legend id='rpxr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ns id='rpxru'></ins>
          1. <span id='rpxru'></span>

            棒槌精的傳說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

              老早以前,藥山叫長樂山。那時候人們還不完全認識中草藥,更沒有多少人見過"百草之王"中的棒槌精啦。下面這個小故事,就是發生在那個年月裡。
              話說有這麼娘倆,兒子叫關良,年紀十六七歲兒,長得粗眉大眼,結結實實,顯得很誠懇善良。娘倆住在長樂山腳下,常年靠打柴過日子。
              一天,關良在山上打柴,累得又饑又渴,想找點水喝。抬頭看瞭看,發現離自己不遠的地方,有一個大水泡子,水是瓦藍瓦藍的,也不知道能有多深。關良渴得正急眼,簡直地走過去,不管三七二十一"咕嘟、咕嘟"地喝起來。
              "關良大哥——,這水不能喝!"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喊聲。
              關良抬頭一看,有一個穿著紅衣服綠褲子的姑娘在這裡洗衣服。
              "關良大哥,這水洗衣服,可不能喝呀!"姑娘又重復瞭一句。
              關良一愣,問:"這位妹妹,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呢?"
              "我聽見別人叫你的唄!"說完,姑娘深情地看瞭關良一眼,便紅著臉低下瞭頭。
              關良又問:"你傢住哪兒?怎麼在這裡洗衣服?"
              姑娘不好意思地抬起頭來,說:"我就住在這山頂大砬子那邊。"忽然,姑娘臉上佈滿陰雲,"唉!我傢門前有棵大樹,樹上住著一個老雕,它經常欺負我們,動不動就往頭上屙屎,害得我三天兩頭洗衣服。跟它好言好語商量,它就是不講理,大山裡沒人管它,可兇狂啦,把我們害苦瞭,真沒辦法!"
              說到這裡,姑娘流下痛苦的眼淚,傷心地哭瞭起來。
              "小妹妹,先別哭,你告訴我叫什麼名,我替你報仇!"
              "我叫棒槌。關良大哥,我不能給你找麻煩。"
              "哎呀,別這麼說。那個老雕太不是東西,欺負你姑娘傢,我明天就替你們報仇!"
              "那先謝謝關良大哥,明天到我傢裡串門兒,我先走啦!"姑娘拿起衣服向山上走去。
              關良看著姑娘走去的背影,心裡在琢磨,山頂上能住人傢嗎?
              回到傢裡,關良把在山上遇見姑娘的事兒原原本本告訴瞭老訥訥(滿語:母親)。
              "孩子,以前聽人進過,說山上有穿紅衣服綠褲子的棒槌精,可咱也沒親眼見過。她說她是棒槌,不用說,那肯定是棒槌精。她可是好人,盡做些善事兒。說不準將來還能給你做媳婦呢!"訥訥高興地說道。
              "訥訥,看你說的,沒怎的先惦念人傢啦。"
              "我是想兒媳婦啦!"
              "訥訥,不管怎的,決不能讓老雕再欺負姑娘!"
              "對呀,明天上山先找到那棵大樹,把樹砍倒。趕跑那個老雕,免得再禍害姑娘!"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關良準備好一切,手裡拿著砍柴斧子直奔長樂山頂。
              蹬上山頂,關良繞過石砬子一看,果然有一棵大樹。樹下平平坦坦,長著很多花草,就是沒有人傢。
              關良來到樹根底下,順著往上一瞅,有個黑乎乎的大雕窩。心裡想,不管有沒有人傢,先把樹砍倒再說。
              剛剛砍幾斧子,就聽天上嗚嗚直響。關良抬頭一望,哎呀媽呀!可不好。天空中飛來個像碾盤似的大老雕。翅膀花花的,能有兩丈多長,嚇人乎拉。老雕看見有人正在砍樹,直向關良撲來。說是遲,那是快,關良掄起片兒斧子就和老雕大打起來。
              這個老雕可不是好惹的,它在長樂山是空中的大王。長著一對像燈籠似的眼睛,閃閃發光,鐵勾子嘴賊尖賊尖的,翅膀一扇乎,就能把人打一溜趔趄。
              關良和老雕撕打瞭足足有小半天工夫。地上,樹上,都是血水。最後,關良終於砍掉瞭老雕的腦袋。緊接著,他又"咣咣"地砍著大樹,不一會兒,就聽得"呼隆"一聲,大樹栽倒瞭。關良隻覺得眼前一黑,也累得昏倒過去……
              響聲之中,棒槌姑娘出現瞭。後面跟著一個白胡子老頭。他們輕輕地抬起關良,向一座非常漂亮的小屋裡走去。
              天黑瞭,棒槌姑娘蹲在關良身旁,給他飲水。關良慢慢地睜開雙眼,看到自己躺在屋子裡,覺得很驚奇。棒槌姑娘就把自己和父親抬他的經過說一遍。關良聽瞭,從心眼兒裡感謝父女倆的救命之恩。
              "關良大哥,你替咱們報仇,我和父親可得好好感謝你呀!"
              "可別這麼說,你們不也救瞭我嗎?"關良坐起身來,"我該回傢啦!"說著他磨身下地想往外走。
              "哎,小夥子!黑燈瞎火地不能走啊!你打死瞭老雕,砍倒瞭大樹,累成這樣子,快躺下好好歇一歇!"棒槌姑娘的父親也勸他說。
              "不行。訥訥在傢等著我呢!"
              "別著急,等天一亮,就讓我姑娘送你回傢去!"
              關良無可奈何,隻盼著天快快發亮。
              俗話說,兒行千裡母擔憂。關良雖然不在千裡之外,可是一夜工夫,老訥訥連急帶上火,就把嗓子眼兒鬧出病來。
  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關良領著棒槌姑娘走進傢門,訥訥又驚又喜。眼淚嘩嘩直淌。用手揉瞭幾下喉嚨,勉勉強強地說:"兒呀,你可回來啦!把我急得像什麼似的。這就是那棒槌姑娘嗎?"訥訥看到這個美麗的姑娘,很關心地問著兒子。
              關良點點頭。他看著訥訥說話很吃力的樣子,忙問:"訥訥,您這是怎麼啦?"
              "唉!一股急火,把嗓子眼兒鬧腫啦!不敢說話。"訥訥兩眼不轉珠地盯著棒槌姑娘,"這姑娘有多好啊,長得白白凈凈的……"
              棒槌姑娘一見關良母親嗓子眼兒生病,也沒多說什麼。心想,老人傢得病,不管怎的,得先治病要緊。然後,她到外面黃菠蘿樹上扒點樹皮,削去老皮,切成小塊,洗凈。讓關良母親含在嘴裡,咽下苦汁。反反復復不到半天工夫,關良母親的嗓子眼兒腫痛全好瞭。
              棒槌姑娘會治病,娘倆更高興瞭。老母親樂得嘴都合不上,一門兒誇姑娘這好那好。這時,關良對棒槌姑娘的感激之情就不用說瞭。兩隻眼睛直怔怔地看著棒槌姑娘,說:"你真好!你真好!"
              後來的事情,大傢準能猜出個八九不離十,我也就不多說瞭。